土耳其族人表示赞成,绝大多数希腊族人却坚决说“不”——这一对立结果使塞浦路斯24日就统一问题举行的全民公决无效,塞岛已经持续30多年的南北分治局面仍将继续。这一结果意味着,塞浦路斯很难以一个统一国家的面目于5月1日加入欧洲联盟,届时只有得到国际承认的、实为希族控制区的塞浦路斯共和国单独入盟。

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64.91%的土族人赞成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提出的塞岛统一方案,希族方面则有75.83%的人说“不”,从而导致统一方案流产。

现年55岁的希族人、化学工程师约安尼斯·基里亚基德斯说,他投了反对票,原因在于联合国统一方案未就土耳其不会再次入侵塞岛作出保证。

现年44岁的希族工人达夫妮·库拉则投了赞成票。她解释说:“这是我的国家,我爱它。我不希望它像这个样子。我希望它统一。”

大多数土族人之所以投赞成票,是因为他们把接受统一方案视为加入欧盟、走向繁荣的途径。

虽然结果截然相反,但是塞岛南北两边投票率都很高。选举官员说,南边希族的投票率在88%至91%之间;北边土族投票率为87%。

欧盟表示,希族人拒绝统一方案“非常令人遗憾”。欧盟委员会专门发表声明说:“解决长期存在的塞浦路斯问题的惟一机会已经丧失了。”声明同时对土族人接受方案“表示热烈祝贺”,表示将探讨促进“塞浦路斯北部”经济发展的途径。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理查德·鲍彻说,美国对希族人反对方案感到“失望”,视之为“一次挫折”。

虽然塞浦路斯总统帕帕佐普洛斯也坚决反对统一方案,但他在公决结果揭晓后表示:“今晚没有胜者和输家。这不是一个欢庆的夜晚。”

土耳其副总理兼外长阿卜杜拉·居尔表示,他对国际社会统一塞岛的努力以失败告终感到“迷惑不解”。他呼吁立即解除对“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的制裁,称土族人已经表明了“达成协议的意愿”。

土族1983年11月宣布“独立”而建立的“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只获得土耳其承认。在国际社会制裁下,它只能与土耳其进行贸易,经济上完全依赖土耳其。

政治分析人士说,希族否决统一方案之举可能“回火”。土族将获得巨大益处,有可能获得经济援助、制裁解除和实现直航。

上月为抗议政府反对统一方案而辞去欧盟协调员职务的希族人塔基斯·哈克吉德梅特里乌说,塞岛将因否决统一方案而遭到“孤立”。他说:“这将导致塞浦路斯希族和土族、希腊和土耳其之间关系更加紧张。这将使塞浦路斯在欧盟内遭到孤立。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开端。如果禁运解除,我们作出反应的机会将非常有限。即便帕帕佐普洛斯政府提出反对,我不大肯定他们能够成功。”

法新社说,由于帕帕佐普洛斯敦促希族人否决统一方案,一帮律师正在考虑起诉他领导的塞浦路斯共和国。

按照安南的统一方案,1974年土耳其入侵塞浦路斯后而逃离家园的部分希族人将可以返回北部家园。一位名叫亚基利斯·季米特里亚季斯的律师说,几名难民称塞浦路斯政府剥夺了他们返回家园的机会,要求他代他们采取法律行动。

季米特里亚季斯说:“他们极其心烦。所以,我们将看看塞浦路斯政府是否负有法律责任。我认为存在这种可能。”新华社记者易爱军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eilongjiangwl.cn/,欧洲预选塞浦路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