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家长关心孩子的学习,在意孩子的学习成绩,但他们更重视培养孩子的独立个性和思考能力。

每周五太阳下山到周六太阳下山的这段时间,是以色列的犹太“安息日”,商场影院停业,公共交通停运,但大部分国家公园、一些博物馆和动物园等则照常开放。遵守“安息日”的家庭,会待在家里;不遵守的则可能会带孩子走进大自然、博物馆和动物园等。

在以色列,“补习班”是一个相对陌生的词。对于以色列的学生和家长来说,在放学后或是大周末奔波于不同“补习班”之间,更是难以想象的事。学校不会对学生成绩进行排名,对于学习有些“困难”的学生,学校则采取“因材施教”的方法。比如数学,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来选择不同的级别,如果需要,老师也会进行“一对一”指导。

以色列家长关心孩子的学习,在意孩子的学习成绩,但他们并不会为分数而焦虑,而是更重视培养孩子的独立个性和思考能力。家庭教育在以色列家长眼里,有着与学校教育同等重要甚至更为重要的地位。

在以色列,不论是小学还是中学,放学早是惯例,即便高中也是如此。一到下午,就可以看到大街上成群结队的中学生背着书包,一边吃冰激凌,一边快乐地聊天,或者聚在一起策划项目。

《环球》杂志记者在派驻以色列工作时,孩子随任在以求学。作为一名中国母亲,一开始还不太适应学校那么早放学。有时会“发愁”放学后该怎么“安置”孩子,也会担心孩子在学校上课的时间不够,还会问孩子学校是否布置了家庭作业。不过,在了解了孩子的同龄人以及他们的家长后,记者发现这种担心是不必要的。

埃兰·拉哈夫有3个漂亮可爱的女儿,大女儿上高中,二女儿上初中,最小的上小学。照顾女儿们的日常,他乐此不疲。“我不担心女儿们的学业,因为她们学校的老师都很负责,尤其是在疫情期间,老师们在远程教学和跟踪学生的学习进展上花费了很多精力。”拉哈夫对记者说。

当记者谈到中国家长需要带孩子们去上各种学术方面的补习班时,拉哈夫有些惊讶。他说,他的孩子跟以色列其他孩子一样,是不上数字、物理、化学等学术性补习班的,那些是孩子在学校里需要学习的东西。

“我认为没有必要去上补习班!自己教,不仅免费,还可以跟孩子在一起,也几乎没有时间限制,多好!”拉哈夫说,在女儿们有作业需要做的时候,尤其是在准备考试时,他和妻子在家里会花时间帮助她们。

拉哈夫直言,他也希望孩子能够考取好成绩,但这种希望从来不会转变成焦虑,更不会变成向孩子施加的压力,孩子需要在快乐中学习和成长。

利奥·瓦罗纳是一名致力于推动中以经贸合作的以色列企业家,经常往返中国和以色列,也是一位4个孩子的父亲。他对中国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殷切期望有所耳闻。在瓦罗纳看来,培养孩子独立阅读和思考的能力比学习成绩更为重要。

“我对孩子们的未来充满信心,他们学习努力,充满好奇,并在快乐中成长。”瓦罗纳对记者说。

对于学校教育,瓦罗纳说,他相信学校老师教给学生的学习方式,会帮助学生提升自我学习的能力。不过,在他看来,学校并不是孩子们学习和成长的唯一途径,他的孩子会参加许多青少年活动、社区活动。他还鼓励孩子们多阅读,并利用他们学到的沟通技巧去获取知识。

米丽娅姆·塞加尔的家庭是一个从美国移民到以色列的传统犹太家庭,妈妈詹妮弗·梅尔是一名高中英语老师,爸爸是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的高材生,在以色列高科技领域工作。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塞加尔有着自己的学习和生活主见。

塞加尔正在上高三,花季少女却不讲究打扮,喜欢穿松松垮垮的卫衣和运动裤。她所在的希伯来大学附属中学,在当地人眼里是“名校中的名校”,但她并未想过以后要上什么大学,唯一想的是以后要学自己喜欢的心理学。不过在上大学前,她要先“打工”和旅游一段时间。

“我们会不遗余力地支持孩子们的教育和兴趣。我们最关切的是,他们通过教育,成为有能力、有创造力的独立个体。”梅尔对记者说。

对于孩子们的教育,梅尔也有自己的担忧,“我不确定以色列或美国的大多数学校能提供我所希望的全面教育,这也许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

她举例说,她担心孩子们缺乏历史和科学方面的教育。以色列学校教授的历史主要集中在世界上犹太人的历史,而不是其他民族的历史,孩子们会对他们在学校里学的许多似乎与他们生活无关的内容感到厌烦。

梅尔不排斥请私教,但强调要针对孩子的不同情况来选择。她说过去曾聘请过私教,帮助孩子学习或准备入学考试。此外,有两个孩子在放学后会参加一门补习课程,主要是为了提高学习技巧,培养他们的专注力。

“这样的课程在以色列并不普遍,很贵,也有些不便,但还是有用。”她说,“无论怎样,孩子都必须要学会独立完成学习所需的技能。”

为了开拓视野,以色列家长总会鼓励孩子发展广泛的兴趣爱好,如学习外语,参加足球、篮球等体育活动,学习乐器、画画等。所有这些都基于孩子的兴趣和自主选择。

在以色列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之前,拉哈夫的女儿们参加健身班、青少年活动,学习爵士舞。“学习和兴趣都是有时间的,女儿们知道作业和考试的重要性,但她们还是有足够的时间去发展自己的爱好。”拉哈夫说。

瓦罗纳同样重视孩子们兴趣的培养。他告诉记者,他有时会请私教来教孩子们英语和法语。“这是因为他们喜欢,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此外,瓦罗纳的孩子们也经常打篮球,参加各种青少年活动。

对于如何平衡学习和兴趣爱好,瓦罗纳说,他首先会尊重孩子自己的想法。“如果需要我来做平衡,我会参与其中;如果我认为他们会做出不可逆转的选择,我也会告诉他们我的意见。”

在确保完成学习任务之后,梅尔会鼓励孩子们积极学习音乐、舞蹈、体育、烹饪等,也鼓励他们去跟朋友们一起玩耍。她的一个女儿能做出美味精致的蛋糕供全家人享用。她说,这些可以为孩子们提供必要的消遣。

在以色列,孩子们普遍会参加丰富多彩的志愿者活动和社区活动,尤其是在暑假期间。这已经成为他们成长中的“必修课”。除了学校,各种组织志愿者活动的机构很多,家长无需煞费苦心地去为孩子寻找机会,也无需亲自帮忙。对于年幼的孩子,家长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将孩子送到活动的地方,然后就可以去干自己的事了。

独立性是以色列家长教育观里的一个重要方面。孩子在初中毕业后就可以到社会上兼职,并得到相应的报酬,家长也会鼓励他们假期去“打工”。在大街上,经常可以看到学生模样的孩子,出售自己做的食品和小商品。还有些孩子会在动物园当售票员,在商场和饭馆当服务员。这些都是以色列孩子成长中的重要经历。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eilongjiangwl.cn/,欧洲预选阿塞拜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