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第二届全球浙商高峰论坛于2013年9月1日在广州白云国际会议中心盛大召开。本届论坛的主题是“新环境·新动力·新出路”。网易财经全程图文直播本次论坛。墨西哥前总统、耶鲁大学全球化研究中心主任埃内斯托·塞迪略先生为本次论坛做主题演讲。他重点讲到:“在整个20世纪,发展中国家和工业化国家的经济趋同性似乎无法实现。而发展中国家占了世界人口的很大一部分,似乎注定永远只占世界GDP的很小的一个份额。但是这样的历史规律,现在已经不复存在,到今年年底,一些所谓的发达国家在世界总产量的比值将至47%。换句话说,新兴国家或者发展中国家占到了世界总产量的比重增至一半还多。”

主持人:现在我们正式进入今天的论坛主题。在今天的论坛上,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国内外政要、经济学专家、著名企业家来为我们作演讲。交流激荡智慧,沟通创造价值。我们期待着各位精英的真知灼见。接下来我们要请出的第一位重量级的人物,是墨西哥前总统、耶鲁大学全球化研究中心主任埃内斯托·塞迪略先生。埃内斯托·塞迪略先生目前是世界银行集团治理现代化高级委员会的主席。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eilongjiangwl.cn/,欧洲预选阿塞拜疆他将给我们带来的是“经济全球化新形势下的中国经济发展”。掌声有请!

埃内斯托·塞迪略:各位学术界的同仁,各位朋友,女士们、先生们,我非常荣幸也很感激能有此机会在第二届全球浙商高峰论坛发表演说,感谢会议组织方能够让我有此机会与优秀的浙商团队进行交流。浙江在令人印象深刻的中国工业化进程中是最具活力且极具代表性的地方。在广州举办这次论坛也是非常好的决定,因为广州这座城市也象征着中国伟大的经济发展,我感到非常荣幸和幸运,能够再次来到中国。我第一次造访中国是在1996年,这之后来了很多次,当时是我的朋友主席邀请我来的,并且给予我热情的欢迎,当时我的身份是墨西哥总统,代表墨西哥人民来到这里。今天我乐意就当今全球化所带来的机遇与挑战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想法。

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下过去25年间经济给世界带来了多么深刻的变化,过去25年世界经济力量分布发生了多么深刻的变化,很长一段时间一直认为不可能改变的现状瞬间便发生了转型。一百多年以来,在近现代史中,人们所熟知的国家有美国、欧洲诸国、日本等一直都在全球总产量占到60%,虽然上世纪20年代和40年代,两次世界大战给上述这些国家的人力和经济发展带来了重创,但这些国家在世界产品所占有的巨大份额貌似永久不变,这种格局直到最近才被打破。这样的一种格局,即使是前苏联的工业化,尤其是20世纪60年代一些曾经欠发达的国家在后来的经济腾飞中也未能打破。在1950年,发达国家占全球GDP的62%,就全球购买力而言,其人口是世界总人口的22%20年后,这些国家在世界总产量的比重没有发生变化,然而到1990年为止,这些国家的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比重则将至15%。

在整个20世纪,发展中国家和工业化国家的经济趋同性似乎无法实现。而发展中国家占了世界人口的很大一部分,似乎注定永远只占世界GDP的很小的一个份额。但是这样的历史规律,现在已经不复存在,到今年年底,一些所谓的发达国家在世界总产量的比值将至47%。换句话说,新兴国家或者发展中国家占到了世界总产量的比重增至一半还多。

世界经济实力的重新平衡未来可能持续下去,根据人口增长、投资率和生产力,在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的表现预测,我们认为发达国家在全球总产品所占的份额在2030年前将会降至30%,2050年前将降至20%。如果这样的局面发生的话,只有美国这样一个发达国家在2050年可能依然位于全球经济的十强之列。而目前的局面是,现在位于十强之列的国家中有六个来自发达国家,他们分别是美国、日本、德国、英国、法国和意大利。当然,按人均计算,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依然是以上所列,他们的平均收入远远超过当今发展最快的每一个新兴经济体,但是从历史角度来说,这个差距已经大大缩小。

我想重申,发展中国家经济上的崛起或者说经济上的追赶,至少在30年前,甚至在20年前都是无法想象的。我们便会饶有兴趣的发问:为什么这样的经济趋同性最终出现了?问题就在于,在过去的20年间富裕国家的经济增长与以往相比放的更缓,他们没有能够进行成功的结构调整。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发展中国家本身经济的快速发展,新兴国家作为一个总体来说,上个世纪90年代为世界GDP贡献了40%,而近些年来这个比例甚至增长到2/3,甚至更多。新兴国家在世界GDP中占的比例越来越多,主要是因为这些国家本身的发展,他们在过去25年时间里进行了全球化,这段时间内一些发展中国家他们占了世界的大多数的人口,他们的贸易占GDP的比例翻了一番,与此同时他们对外商投资更加的开放,他们人均GDP也比富裕国家翻了一番。尽管这些国家的人口有了快速的增长,但是生活在极端贫困人口的数量和比例也大大下降了。这些国家就是能够进行快速工业化的国家,能够将生产能力接入全球的供应链中,当然这是有别于信息技术发展所带来的巨大变化。

在IT革命之前,工业化主要是讲纵向整合以及生产过程的集群化,因此要建立有竞争力的工业或者是产业,就需要有一个产业基地,这种条件之前只有少数国家能够创造。相比来说,国际贸易主要是进行生产的专业化,并且将这些专业化生产的产品销售到其他国家消费者的手上,所以这是双向的贸易。随着计算和通讯技术的发展,变得越来越便宜,而且能力越来越强大,这就使得交通费用以及跨界贸易的障碍越来越少了,也使以前高度集中化的生产过程不再那么集中化了,现在生产分散,散布在全球的供应链中,这是目前保证竞争力的唯一办法。

我们也越来越多的看到,之前集中化的生产现在遍布世界各地,分散化了,造成了大量的投资流、技术流、人力流、资金流,以及交通和物流的服务。而所有这些流的流动,都需要现代IT技术的发展,正是因为IT革命,使得通讯技术的成本大大下降,使得生产可以分散分布在世界各地,使得全球的供应链能够可行,并且能够有利可图。这样一种国际劳动力分布的转变,也是具有深远意义的,将一些生产活动分布在离岸的地区,发达国家可以将先进的技术集中在一起,与发展中国家的低成本劳动力结合起来,以提高他们的竞争能力。另外一个方面,发展中国家在借助吸收海外供应链的前提下可以在无需像以前一样建立牢固的工业基础的前提下迅速完成工业化。

正是因为这种分散化和离岸化生产的过程,现在国家实现工业化不是建立自己的完整工业链,而是加入到国际性的全球化供应链中,使他们的供应链更快更容易。这种新的生产组织方式是由互联网和IT等工具所驱动的,它的产生和发展跟之前的一些大公司运作是不一样的。现在互联网所带来的变革几乎涉及到价值链的每一个环节,甚至所有公司所有类型的活动当中,无论是大型企业还是中小型企业还是初创企业,实际上现在小企业更有可能成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公司。

在国际贸易方面,越来越多国家的竞争优势不再是销售成品或者是产品,他们的竞争力更多是使制造精易化,商务和财务过程更加流程化,最终能够交付客户所需要的产品。每一个国家都应该在这个全球的供应链环节上占据自己的位置,这在我们观察、研究和监测全球经济的演变方法中起了深刻的变化。

经济能力在国家分布中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在人类的历史上这不是第一次发生。在我们所面临的这个时代经济重新平衡的过程中,很多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力超过了发达国家,其中以中国尤为突出。中国平均GDP增长率在上个世纪最后25年时间内达到了9.8%,这在人类历史上是独一无二的一个现象。经济历史学家长期以来所关注的一个因素,耗费发达国家几年才实现的使其人均国民收入从1300美元到2600美元翻一番的持续购买力平价。英国耗时155年,美国是53年,德国是64年,日本是33年。但是我们吃惊地看到,中国仅仅12年便完成了人均收入翻一番的目标,尽管中国人口远远多于这些发达国家的任何一个。

正是因为快速的经济增长,造就了今天的中国,使得中国今天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1990年代的中国,中国的GDP还不如西班牙。中国在国际贸易方面也在快速崛起,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30年前中国几乎还没有参与国际贸易流,但是现在中国已经成为世界最大贸易出口国和第二贸易进口国。1980年,中国商品出口额占世界商品出口总额不到1%,在全球位居30。现如今,中国出口额在其中所占比例上升至12%。

而且,中国已经成为全球贸易服务行业的重要参与者。中国的商业服务进口是所有国家中增长最快的。这些进口服务所带来的价值目前位列全球第三。最近几年,中国是外商直接投资最多的接受者,甚至超过了流向美国的净投资资本。当然,我需要在这里再次强调,在过去几十年,中国取得惊人发展的几个主要里程碑。

在座的各位,比我或者比任何外国观察家对此都更加清楚,因为你们的积极参与和贡献才成就了令人羡慕的现代中国经济。但是值得重申的是,推动中国成功的是持续采取了根据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制定的措施和有条不紊的宏观经济政策。其中包括:借以财产权和物价为杠杆来平衡市场和分配稀缺资源、激烈竞争、和较为重要的私企培育。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