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摘要:本文介绍联合国对最不发达国家的统计标准、界定原则、指标体系以及进入和退出最不发达国家的界线,国际社会对最不发达国家的官方发展援助。

消除全球贫困、促进共同发展,是联合国长期致力解决的主要目标。为确定全球最不发达国家范围,联合国经济和社会理事会(ECOSOC)政策发展委员会(CDP)负责研究最不发达国家(Least developed countries,LDCs)的统计标准,设置具体量化指标和数量界线年定期审查最不发达国家清单,制定进入和退出机制,为官方发展援助项目提供最不发达国家的统计信息和决策参考依据。自1971年以来,最不发达国家的统计界定标准不断改进和完善,界定的指标由少到多,由粗到精,涉及范围更为全面广泛,界定方法更为复杂。界定标准的改变使全球最不发达国家数目从1971年的18个增加到2008年的49个(见表1),主要分布在亚洲、非洲和太平洋地区,占全球总人口的12%。期间,博茨瓦纳、佛得角、马尔代夫等少数国家相继退出最不发达国家行列。

3个方面来考量,设置了人均国民总收入(Gross National Income,简称GNI)、人力资产指数(Human Assess Index,简称HAI)和经济脆弱性指数(Economic Vulnerability Index,简称EVI)3个方面13个量化指标。最不发达国家的基本评审程序是:先由专家组初步评审,然后由联合国政策发展委员会审议通过。最不发达国家统计标准的界定原则如下。

1.统计标准相对稳定性。联合国政策发展委员会每3年进行一次标准审核和修正,尽量避免因统计标准的改变而造成最不发达国家进入和退出的急剧波动。谨慎审核退出国家,需要进行连续两次的推介审核和有效性评估,才能予以确定,并将退出国家在结构性和脆弱性方面存在的潜在风险告知当事国。

2.进入和退出界线非对称性。为公平对待最不发达国家在时间上的发展变化,避免受外生性因素冲击而出现反弹,进入和退出的界线是不同的,设置的退出阈值要高于进入阈值,确保退出国家能平稳过渡,能维持可持续发展。

3.指标数据具有易获取性和稳健性。统计数据主要来源于国际组织数据库,要求统计方法相对成熟,稳健性好,相关度高,具有国际可比性。

4.统计标准执行具有灵活性。具体统计标准不能机械性、强制性地执行,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当一些国家指标非常接近进入或退出阈值边缘时,在决定进入和退出时应综合分析,科学判断,谨慎处理收入水平、结构性障碍和经济脆弱性三者之间关系。通常,经济脆弱性高的国家同样能实现稳定的发展道路,维持高的收入水平和人力资本水平;高收入国家通过实施有效的政策也同样可以提高人力资本,弥补经济脆弱性。在综合衡量时,需要把握灵活性。

5.兼顾收入水平和人口规模。最不发达国家是低收入国家,同时也是人口规模较小的国家。考虑到人口规模大的国家具有潜在的人力资本供给优势,国内市场潜力大,1991年将最不发达国家确定为人口规模在7500万以下的低收入国家。印度、印尼、尼日利亚和越南尽管收入水平低,但人口规模较大,不在最不发达国家考虑之列。

2008年11月发布了《最不发达国家类别手册:进入、退出和特别援助措施》,详细介绍了最不发达国家的统计界定标准、指标计算方法、数据来源以及进入和退出的指标阈值。

1.收入水平:以人均国民总收入(GNI)来表示,数据来源于世界银行按图表集法(Atals method)计算的人均GNI指标。最不发达国家的进入阈值为世界银行划定低收入国家组标准的3年平均值。在2006年一轮中,以2000—2002年世界银行低收入国家组人均GNI的3年平均值,即755美元(2000年)、745美元(2001年)和735美元(2002年)的平均值。将人均GNI为745美元,定为进入最不发达国家行列的阈值之一。据此标准衡量,在135个发展中国家中有65个低收入国家。把其中人口规模低于7500万的低收入国家作为最不发达国家的评审对象。退出最不发达国家行列的阈值是在进入阈值基础上上浮20%,大体为900美元。

2.人力资本指数(HAI):从医疗和教育两个方面反映人力资本水平,考察国家发展的能力和机会。它是营养不足人口比重、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中学生入学率、成人识字率4个指标经无量纲化处理后的简单算术平均值。

HAI数值在0~100之间,它是正向指标,数值越大,表示人力资本水平越高;反之,数值越小,表示人力资本水平越低。对所有人均GNI低于745美元且人口规模在7500万以下的国家,按HAI数值由高到低顺序排列,对全部国家进行4分位数划分,HAI数值低的3/4国家作为最不发达国家的审核对象。2006年一轮HAI的进入阈值为58%,即有3/4国家的HAI低于58%,以此作为进入最不发达国家行列的界线之一。HAI的退出阈值要比进入阈值高出10%,即64%,以此作为退出最不发达国家行列的条件之一。

3.经济脆弱性指数(EVI):反映国家经济脆弱程度,考察冲击国家增长和发展的长期负面因素。它分为内生性脆弱指数和外生性脆弱指数两类。

50%)、地处偏僻(25%)、制造业出口集中度(12.5%)、农林渔占GDP比重(12.5%)4个指标经无量纲化处理后的加权平均合成而来。其中,地处偏僻指标根据国家与世界主要市场的地理距离以贸易量加权的平均值来度量;制造业出口集中度是根据芬达尔—赫希曼指数(Herfindahl-Hirschmann indices)来度量,即某一国家各种制造业产品出口占世界市场份额的平方和。用上述4个指标表示内生性经济的脆弱程度,其含义在于:人口规模过小,表示国内潜在市场小,经济发展余地小,对外部市场依赖大;地处偏僻,表示因路途遥远,运输成本高,成为影响贸易和增长的结构性障碍;制造业出口集中度高,表示对外贸易市场风险加大;农业占比高,表示经济受自然灾害的冲击大。

3个指标经无量纲化处理后的简单平均合成而来。其中,农业不稳定性通过建立近30年农业生产指数对数的回归趋势模型,计算其回归标准误差,以此度量农业不稳定程度。回归标准误差越大,表示农业生产越不稳定;相反,标准误差越小,农业生产越稳定。出口不稳定性的度量与农业不稳定性相似,通过建立近30年出口额对数的回归趋势模型,计算其回归标准误差,以此度量出口不稳定程度。上述3个指标表示外生性经济脆弱程度,其含义在于:受不可控的自然灾害因素影响,农业生产不稳定,居民生命受到严重威胁;受不可控的外部市场因素影响,货物和服务出口不稳定性,经济具有高度的脆弱性。

EVI)是内生性脆弱指数和外生性脆弱指数的简单平均值。它表示受内部和外部因素影响,国家发展韧性弱,弹性小,发展空间有限。EVI数值在0~100之间,它是逆向指标,数值越大,表示经济越脆弱;相反,数值越小,表示经济越稳固。

EVI数值由高到低顺序排列,对全部低收入且人口规模在7500万人以下的国家进行4等分划分,将其中EVI数值高的3/4国家列为最不发达国家的评审对象。据2006年一轮测算,EVI数值42%作为进入界线。其退出界线%,即EVI数值为38%。

年以来,最不发达国家的统计界定标准经历了6次重大修正,定义范围更为全面,界定方法更为复杂,指标由少到多,标准由粗到精。预计下一轮统计界定标准的修正工作将于2014年进行。各轮统计界定标准修正如下。

年,最不发达国家被定义为可持续发展具有严重结构性障碍的低收入国家。包括三个方面统计界定标准:一是人均国民总收入(GNI);二是人力资本指数(HAI),具体指标有:营养不足人口比重、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中学生入学率、成人识字率;三是经济脆弱指数(EVI),具体指标有:人口规模、地处偏僻、货物出口集中度、农林渔业占GDP比重、生活在海平面低的沿海区域人口比重、自然灾难受害人数、农业生产不稳定性、出口的不稳定性。

年,最不发达国家被定义为人力资本水平低、经济高度脆弱的低收入国家。界定标准包括3个方面:一是人均GNI;二是人力资产指数(HAI),具体指标有:营养不足人口比重,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中学生入学率、成人识字率;三是经济脆弱指数(EVI),具体包括人口规模、地处偏僻、货物出口集中度、农林渔业占GDP比重、自然灾难受害人数、农业生产不稳定性、出口不稳定性。

年,最不发达国家被定义为人力资本水平低、经济高度脆弱的低收入国家。界定标准包括3个方面:一是人均GNI;二是人力资产指数(HAI),具体指标有:人均摄取卡路里占需要量的比重,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中学生入学率、成人识字率;三是经济脆弱指数(EVI),具体包括人口、出口集中度、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占GDP比重、农业生产不稳定性、出口不稳定性。

年,最不发达国家被定义为人力资本水平低、经济高度脆弱的低收入国家。界定标准分为3个方面:一是人均GDP;二是物质生活质量,具体包括人均摄取卡路里占需要量的比重,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中小学生入学率、成人识字率;三是经济脆弱指数(EVI),具体包括人口、出口集中度、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占GDP比重、农业生产不稳定性、出口不稳定性。

年,最不发达国家被定义为遭受长期增长障碍、特别是人力资源开发水平低、结构严重薄弱的低收入国家。界定标准包括3个方面:一是人均GDP;二是物质生活质量,具体包括人均卡路里供应量、出生预期寿命、中小学入学比率、成人识字率;三是经济多样化指数(EDI),具体包括出口集中度、制造业占GDP比重、工业就业比重、人均电力消费量。

年,最不发达国家被定义为面临着严重发展障碍的低收入国家,界定指标只有3个:人均GDP、成人识字率、制造业占GDP比重。

次重大修正,最不发达国家的定义基本相同,定义为有严重经济结构问题、经济发展十分脆弱的低收入国家,其统计标准是由3个方面的多指标合成而来。主要区别在于:在各个轮次之间具体指标有所不同,随着统计发展,选择作为衡量最不发达国家的统计指标具有更优、更稳定、更精准、更可获取的特点。

在双边的官方发展援助方面,捐助国提供双边开发资金、技术合作和其他形式的援助。根据

年布鲁塞尔宣言和行动计划,提出发达国家向最不发达国家提供的官方发展援助占其国民总收入(GNI)0.15%的目标。2006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提供的官方发展援助占GNI的0.09%,总额为295多亿美元,占捐助总额的28%;欧盟提供的官方发展援助占GNI的0.12%,总额为163多亿美元,占捐助总额的15%。

在多边援助方面,世界银行为最不发达国家提供优惠融资政策,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2007年把其资源配置的60%~62%提供给最不发达国家,联合国设立最不发达国家退出能力战略开发帐户项目,世界粮食项目为最不发达国家提供粮食援助和基础公共设施建设援助,等等。

余芳东,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经管学院,获管理学博士学位,现为国家统计局国际统计信息中心副主任,研究方向为国际统计、世界经济。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eilongjiangwl.cn/,欧洲预选阿塞拜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