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嘉宾介绍:徐阳,新锐派经济学家,毕业于英国诺丁汉大学哲学硕士。擅长全球宏观和大类资产配置,曾任国金证券大类资产配置策略资深分析师。华创证券高级宏观分析师,华安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等职务,获得2016年水晶球卖方分析师最佳策略团队公募榜第一名等荣誉。曾成功预测2016年全球范围的三只黑天鹅事件结果、英国退欧公投、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意大利修宪公投。

作为一名长期研究全球宏观和大类资产配置的经济学家,他如何看待土耳其货币贬值事件?美联储加息周期还能走多远?人民币汇率贬值与强势美元之间有何关系?对此,东方财富网邀请到了新锐派经济学家徐阳先生做客《财富观察》栏目,跟大家分享精彩观点。

徐阳在接受采访时介绍指出,土耳其危机存在风险外溢的可能,或引发蝴蝶效应,下一个可能会是阿根廷,第二个是南非,而最担心的是危机在巴西扩展开来,因为巴西的经济体量非常巨大,一旦发生危机会造成深远影响。

此外,美联储加息存在一定必要性,预计美联储今年还会加息两次,时间窗口分别是9月和12月,而明年可能会再加息三次。美元走强会引发人民币贬值,对A股也是负面效应。但需要指出的是,强美元周期为中国带来人民币国际化的机遇,而风险方面则相对可控。

主持人: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财富观察》,我是颜飞。今天我们请到了老朋友给大家解读最近国际上比较重要的事件,对我们的影响是怎样的。以前我们总感觉国际事件离我们很远,但其实金融市场是联动的,并且影响极其深远。今天我们来和老朋友一起聊一聊,我们先通过短片来认识一下他:

徐阳,新锐派经济学家,毕业于英国诺丁汉大学哲学硕士。擅长全球宏观和大类资产配置,曾任国金证券大类资产配置策略资深分析师。华创证券高级宏观分析师,华安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等职务,获得2016年水晶球卖方分析师最佳策略团队公募榜第一名等荣誉。曾成功预测2016年全球范围的三只黑天鹅事件结果,英国退欧公投,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意大利修宪公投。

主持人:好久没见,这次我们借着国际上比较重要的几件大事,和徐老师交流一下,到底应该怎么看。第一件事,土耳其事件不断演化,本周又看到一些新的消息在不断推进。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徐老师的观点是怎样的?

徐阳:我们来深度剖析一下土耳其事件。在此之前,我们先讲一个故事就是蝴蝶效应,一只亚马逊森林里的蝴蝶扇动了一下翅膀,这带动它的同伴同样去扇动翅膀,最终导致了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区域性的小危机,可能会引发全球的金融海啸。

我们现在将土耳其事件来套用这个案例,首先我们看到土耳其出现了危机,它的货币里拉出现大幅贬值,这让欧洲市场充满担忧。因为欧洲,比如像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家,它们对土耳其的银行,存在比较大的风险敞口,于是就担忧土耳其里拉的大幅贬值,可能会导致无法偿债。

欧洲市场因此就受到了比较大的拖累,欧洲股市一度出现大跌,同时欧元也受到了拖累。在传统的美元指数构成当中,欧元对美元的汇率几乎占到了三分之二的权重。当欧元出现大幅贬值的时候,就会被动去推升美元指数。

那么问题就来了,这个时候美元就会成为比较受欢迎的避险品种,资金就倾向于从新兴市场外流,并选择美元资产进行避险,这个时候新兴市场就被关联了进来。

主持人:今天我们的节目征集了很多提问,接下来会用三分之二的节目时间给大家慢慢解读。徐老师最开始先把整体宏观逻辑给大家进行介绍,把大家的世界观建立起来,这样大家再去问自己关心的问题的时候,就比较容易懂。

刚刚第一个问题说的是土耳其事件,第二个问题是关于美联储的加息周期。这个周期其实已经好多年了,我们一起来聊一聊它什么时候结束。刚才既然讲了现在美元强,您再讲一讲美元加息周期的事情。

徐阳:一谈到美元加息周期,首先要明白一个道理,就是危机相生相伴。我们用2004年到2006年,格林斯潘当美联储主席的时候出现的危机,来作为其中一个案例,为大家来解读一下。

2004年到2006年的时候,格林斯潘当时是美联储的主席,他在任期间一共连续加息十七次,每次是25个BP,最终美联储的联邦基准利率从1%上浮到了5.25%。这个看似对美国经济比较好,但实际上不然。它令美国房地产的泡沫出现了破裂,美国本土出现了次贷危机,最终传导到全球形成金融海啸。由此你就会发现,在美国加息周期出现的情况下,危机总是相生相伴的。

我们现在来关注一下美国最新的宏观数据,看一下它的加息周期还会走多远。比如我们看到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口数、非农就业报告当中的失业率,这些数据尚且没有受到负面的影响,没有拖累美国的劳动力市场。另外,像刚刚公布的7月份美国核心CPI涨幅达到2.4%,创2008年9月以来最大升幅。从这几个数据来看,劳动力市场还是不错的,而这个通胀已经很明显上来了。所以这告诉你,它的加息还是存在一定的必要性,我们预计美联储今年还会加息两次,时间窗口分别是9月份和12月份,而明年可能会再加息三次。

徐阳:不会太多,可能会加息三次。而我们预计美国经济出现衰退的情况,可能会在明年的年底。如果说一旦谈到了美国经济衰退的话,美国加息周期就基本上宣告结束了。

主持人:我们接下来说一下人民币汇率的事情,这个汇率又和美元挂勾了。大家觉得人民币贬值太多了,但其实不是人民币贬得太多,而是美元升值强劲。当然我们后期的预期也比较重要,您给大家顺带分析一下人民币汇率的事情。

徐阳:我来给大家讲一下人民币波动的情况。应该来说,在2015年的时候,当时我给出了一个全球大类资产配置的理论框架,简单来说就是叫“三个央妈,一出戏”,大家到网上去搜一下依然可以看到这份报告的存在,讲的是美联储、欧洲央行,还有中国央行,三个央妈的这一出闹剧,当时欧美货币政策分化叠加人民币贬值促成强美元。

现在来看,这个框架依然可行。美联储这边是加息的特征,而且是缓慢渐进的加息;欧洲这边,虽然已经传来今年年底将会终止QE(量化宽松),并且到明年年中可能会首次加息,但是你要知道,欧元区有土耳其危机,还有它右翼政府意大利挥之不去的阴霾,以及目前欧元区整体经济数据走势都不是太好,所以这种情况之下,欧元区整个货币政策是偏向于鸽派的。因此和美联储货币政策相比较的话,和鸽派这种叠加的后果是,会更加倾向于强势美元。

这时候我们来看一下人民币,在新型贸易加权美元指数中,人民币所占的权重超过了20%,在所有汇率当中排名第一。所以当人民币出现一个比较明显贬值情况时,会被动推升美元指数。而美元指数走强了,它又会反过来进一步影响人民币的贬值,所以两者其实是相辅相成、互相加强的。

主持人:我们再听一听美国高层,尤其是特朗普总统对美元的强势有什么观点吗?另外,之前有媒体报道称美元太强不利于出口,您是怎么看的?

徐阳:特朗普对待强美元的态度发生了180度的转向,很微妙的转变。之前特朗普认为强势美元是应该的,因为他打击了美国的出口,他影响了美国贸易逆差——之前特朗普一直比较希望美国贸易逆差出现缩窄的情况,所以他搞出单边的贸易保护主义,也就是希望去缩减美国对其他全球国家贸易的逆差。但因为强势美元,所以在计算当中它的逆差反而是扩大了,所以特朗普一度对强势美元出现了抨击,甚至于通过政治层面去干预美联储的加息,影响美联储货币的独立性。

但是,土耳其危机出现以后,美元迅速走强突破了97,这个时候大家就认为特朗普可能会出来干预了,可能会要求在市面上抛售美元,买入其他货币进行市场干预,但实际上不是这样子的。

所以我们第一时间就已经嗅到了特朗普对美元汇率出现态度的转变,他现在反过来去表扬强势美元,认为强势美元资金选择了美元资产进行避险,对美国应该是一件好事情。就是因为他态度的变化,所以美元指数未来依然是向上的,也就意味着在目前强势的区间,96到97这个波动区间之内,他没有用意去干预汇市,来改变美元的走势,所以未来进一步还是看涨美元指数。

主持人:这是特朗普对汇率的一些看法,最后我们再说一说全球宏观经济,我们遇到了一些困难,比如降杠杆等等,但其实放眼全世界,我们还是有优势的,您是怎么看的?接下来我们听一听徐老师的分析。

徐阳:这个实际上就涉及到了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的说法,6月初的时候我曾经发了一篇报告,一个又一个迹象显示全球经济增速放缓,我给大家举两个重要的例子。

第一个案例,一些在非交易所上市的商品品种中,它们处于生产线的最前端。比如动物的皮草、皮张,在生产线的最前端。所以它的价格微妙的变化,就引起了对全球经济增速的看法。当时动物的皮张价格已经出现了比较明显的下行,所以我们判断全球经济增速出现了一个放缓的态势。

第二个案例,大摩给出的收益率曲线出现了倒挂的行情。当时有一种说法,认为它是属于技术性的抛售,因为我们知道美国的国债在全球债券指数构建中占了一半的权重。而俄罗斯在大幅抛售美债,所以有人一度把它认为是一个技术性的抛售。但是事实上,每当收益率曲线出现倒挂的时候,都伴随着美国经济出现衰退的迹象。所以我们认为这其实是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又一个有效的证据。

在7月份的时候,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了一个全球市场解读,当时虽然维持了今年和每年全球经济增速3.9%这样一个增长,但是依然提示了风险。如果所有贸易争端全部都兑现,那么在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可能会放缓0.5个百分点,所以这样一种说法恰好论证了我们对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的判断。

主持人:这是宏观视角下几个关键性的问题,最开始我们很多股友问到了土耳其里拉大崩溃,为所有新兴国家敲了警钟,此次危机是否正在外溢,对新兴市场的冲击是怎样演变的?还有朋友问土耳其如果崩盘了,对我们的影响又是怎样的?徐老师您是怎么看的?

徐阳:土耳其危机确确实实存在风险外溢的可能,我们刚刚已经讲到蝴蝶效应。一只蝴蝶带动它的同伴一起扇动了翅膀,最终得克萨斯州就出现了一场龙卷风。一个区域性危机,最终有可能会演变成全球金融海啸,这是我们的核心观点。

刚刚讲到里拉暴跌,它会传导引起欧元的大跌,欧元的大跌又会反过来被动推涨美元指数。美元走强会使美元成为新兴市场规避风险资产的重要选择,所以资金会从新兴市场外流。所以目前最大的担忧就是新兴市场层面,可能会受到土耳其危机的拖累。

刚刚也讲到欧元区一些国家的银行对土耳其存在一定风险敞口,所以大家就担忧这些国家可能会出现里拉大跌情况下无法偿债的可能。因此就拖累了欧股。如果说新兴市场经济受到了影响,比如说里拉崩盘,新兴市场出现了经济增速放缓,反过来就会影响美国海外销售的需求,就会影响它的出口。在一定层面上就会拖累美国的经济增长,所以反过来它也会影响美国的股市,从而使全球股市受到拖累。

我们再来讲一下对A股的传递效应,首先是强势美元,美元走强就会引发人民币贬值,这是顺周期的贬值。我们对过去一年数据进行检验,美元对人民币的走势和A股呈现一个比较好的负相关,所以说当人民币出现贬值的情况,应该来说对A股应该是一个负面推动。

主持人:接下来观众比较关心的问题,就是下一个会是谁?中国是否也存在这种土风险?您是怎么看的。

徐阳:下一个风险应该还是在新兴市场,我们认为第一个可能是阿根廷,第二个可能是南非。

主持人:南非最近相关报道挺多,但是大家没有想到它的危险程度提到这么靠前。

徐阳:南非虽然是新兴市场的金砖国家,但是它的体量还是比较小,所以影响层面会比较低。而第三个就是巴西,也是我最担心的一个。巴西之前我们有发过一篇文章,也是来源于美国银行的一个研究。就是当巴西的雷亚尔货币,对美元突破“4”关口的时候,可能会引发债券市场去杠杆的强烈资金异动,可能会造成一定恐慌,所以巴西的雷亚尔对美元,“4”是一个重要的关口。

徐阳:所以我们就担心危机可能会在巴西扩展开来,而巴西的经济体量非常之巨大的,而且也是金砖国家中非常有影响力的一个国家,所以这是我们比较关心的一个爆破点,巴西。

主持人:东南亚以印尼为首,对土耳其危机其实也挺紧张的,您是怎么看东南亚市场的?

徐阳:像东南亚的印尼和印度,可能也都存在资本大幅外逃的情况。除了强美元所引发的新兴市场动荡以外,它自身经济体也出现了一定的问题。

主持人:强美元周期普遍会带来一些困难,接下来说回中国,在这一次强美元周期当中,我们的困难和挑战有哪些?您是怎么看待的?

徐阳:应该来说这其实是一个比较好的机遇,因为大家现在都已经开始厌倦强美元周期,美元走强引发新兴市场灾难,就开始去规避使用美元作为交易的有效汇率,这反而推进了人民币国际化。这对人民币作为有效外汇储备,其实是一个非常有利的时机,这是我们面临的一个机遇。风险方面,我觉得风险其实是可控的,目前人民币虽然出现了一个比较明显的贬值,但是没有形成有效贬值的预期。所以这种情况之下,人民币的贬值其实是可以得到有效的控制,对于经济的负面影响,应该来说也是可以有效控制。

主持人:说到这正好有观众也问到,既然强美元周期下人民币有贬值的预期,那么如果从宏观视角来看的话,您觉得贬值到哪里会更合适一点,或者哪个位置会比较中肯一点?

徐阳:应该来说,大家现在比较关心的人民币兑美元贬值点位是“7”,政府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让人民币兑美元去破“7”,它会在接近关口位置出现一些干预汇市的行为。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抛售美元、买进人民币这种干预。另外,像逆周期因子的调节,包括去打破空头预期,用一些提高风险准备金率等等方法,来干预市场都是可行的。应该来说,人民币整个贬值空间是可以得到有效的控制,但是破“7”依然是可能的。

主持人:这是关于汇率。我们再换一个视角,这个视角很有意思,说土耳其问题这么严峻,有没有吃到好处的?就是别人越乱我越好?这个给大家解读一下。

徐阳:对于美元资产而言,它现在是最受欢迎的避险资产。所以现在来讲,对于追求避险的资金,寻求美国的资产,这是一个比较好的去处。应该来说,在这场危机当中,强势美元带给美国经济体的好处是多于劣势的。

主持人:回过头讲,也不能说美国受益,只能说以美元计价的资产是受益的。还有观众问到,这也是大家比较关心的,再往前每个十年,都有全球性的危机。最近十年是美国的问题,往前则是新兴市场的问题。每一次危机都会有一个标志性事件。我们有网友问到,这一次土耳其的危机会是下一次危机的标志性事件吗?还有一个观众问到,土耳其目前的危机能否引发世界性的经济危机?

徐阳:这个是有可能的。因为新兴市场是连通的,刚刚讲到土耳其引发新兴市场整体资本外逃,下一个我最担心的就是阿根廷,紧接着就是巴西、南非。南非经济体量相对小一点,所以还不足以对新兴市场造成巨大冲击,但如果是巴西的话,它的经济体量很大,而且它跟全球发达国家还有发展中国家,外贸的关联都非常密切,包括跟中国的外贸关联也非常密切。巴西这么大一个经济体量,它要是出现了危机,那就有可能引发全球金融海啸。

主持人:我们接下来换个角度来看,汇率贬值有很多国家出现了相应的问题,我们相应的出口企业和进口的企业,您觉得该怎么去看待?

徐阳:应该来说,人民币的贬值对中国出口企业是一个利好。而对于进口的企业,其实是一个利空。但是现在处于一个复杂的格局下,所以对进出口企业都难言利好。

主持人:最后我们再把话题引到国内,这也是大家关心的问题。我们自己有很多问题,主要集中在降杠杆的过程中,有些债务难解决,最近我们评级又遭到了处罚。在强美元周期中,您觉得我们遇到的这些问题应该如何解决,以及未来的方向在哪里,该如何去观察,如何去研究?徐老师给大家解读一下。

徐阳:应该说在强势美元周期中,中国作为新兴市场的一部分,受到了比较大的冲击,是一个比较正常顺周期的行为。因为资本会选择美元资产,选择回流美国去避险。所以对新兴市场整体是利空的,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中国某些企业出现一些债务违约,包括有些评级被下调,应该来说是一个顺周期的行为,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意外。

主持人:大家过度紧张了。我们有观众问的问题很好,说新兴市场大家过得不好,然后大家抛售美元,是不是反过来当美元计价资产不好的时候,大家又不想要美元了,是不是又利好我们了?给大家简单说一说。

徐阳:在美国的降息周期里,特别是之前巨大的三轮QE背景下,资本从美元资产源源不断流向新兴市场。那个情况下,新兴市场迅速积累财富。现在是美元的强加息周期,而且美联储处于渐进式加息的背景之下,所以资金比较看好美元资产,它是一个反过来的行为。所以我们要根据顺周期和逆周期来进行有效的资产配置,这是一个重要的参考依据。

主持人:最后我们再说一下时间问题,刚才您也讲了,2019年年底可能这个周期要有一些变化。但我们想知道加完了就直接开始松吗,还是说加完之后就停住?到了尾声阶段,以及尾声阶段结束之后,美元将经历的是什么?

徐阳:如果美国经济出现增速放缓甚至经济衰退的情况,那么美国的基准利率就会迅速下调。这里有一个重要的参考依据,就是刚刚讲到的土耳其危机,是否会引发新兴市场的危机,包括我所担忧的巴西经济体的危机,甚至撼动全球金融市场。如果说这个危机它不足以引发全球性海啸这样大的负面情况,应该说美国的经济会出现短暂放缓的态势。这种情况下,美联储可能会将利率维持在一个固定的位置,一段时间不会变动。如果说危机比较明显,出现扩大化,甚至于去影响美国经济出现一个严重衰退,那么这个利率就会迅速下调。

主持人:这是不同的路径,要针对我们市场变化。这个大家可能想的比较简单,以为总算把“加”(加息)都熬过去了,是不是要“减”(降息)了,没那么简单。最后说一下美国的股票,这个也是大家关心的,强势美元下美元计价的资产既然好,那么美股涨得也不少了,是不是还可以继续投资美股。大家还说我们中国对房子特别情有独钟,既然说美元计价资产好,那就是美国的房子好。对此,徐老师是怎么看待的,给大家解读一下。

徐阳:应该来说,美元资产现在是比较受益的时候,一想到美元资产你肯定是要找一个品种,去流入这个资金。比如我们经常看到的美股、美债,这些都是属于国际性的投资品种。还有美国的楼盘,都是比较好的资金选择标的。现在这个氛围情况下,倾向于避险,因此作为避险品种的美债是有投资价值的。美股我刚刚讲到,美国的经济可能会受新兴市场风险的拖累,所以对美股其实是一个负面的拖累效应。所以这个时候我觉得美债的投资价值要优于美股,而美国的楼盘现在相对来讲它是比较健康的资产,应该也会便于资金的流入。

主持人:非常感谢徐老师今天为大家带来全景解读,下一次将继续把大家关心的问题都列出来,在节目中一一说清楚。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我们下一期再见。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eilongjiangwl.cn/,欧洲预选阿塞拜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