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eilongjiangwl.cn/,欧洲预选塞尔维亚

前段时间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危机,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在新闻发布会向中国寻求援助,而中国也迅速向“老朋友”派出医疗队并送去援助物资。塞尔维亚国防部长称,在塞尔维亚最困难时期,中国都和塞尔维亚站在一起,铸就了两国钢铁般的友谊。

对塞尔维亚的援助,将曾经有个叫做南斯拉夫的国家带入大家的视野。塞尔维亚作为南斯拉夫的组成之一,唤起了许多人对南斯拉夫以及中南友谊的回忆,不仅关键词“南斯拉夫”进入新浪微博热搜榜,4月5日央视电影频道还播出著名南斯拉夫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

那么,最初中国与这个相隔万里的国家是如何结成友谊的?南斯拉夫关于二战的雕塑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南斯拉夫抵抗力量在南共领导人铁托元帅的指挥下与德国法西斯进行了顽强的斗争。二战胜利后,铁托团结起各民族人民,建立起了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1963年改称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此时的塞尔维亚是南联邦共和国组成之一。

在1945年的联合国成立大会上,南斯拉夫代表就曾与中国代表团的中共代表董必武交流了革命形势,之后董必武又通过英国人向南斯拉夫转交了在中共七大上所做的报告。章汉夫(1906—1972),江苏省武进人,著名新闻工作者,《新华日报》《华商报》主要负责人之一,1927年9月加入中国,曾留学美国和苏联。他是我国外交史上的一位标志性人物,曾任新中国外交部常务副部长、党委副书记兼任中共中央外事小组第一副组长等职务

1948年初,在印度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参会的南斯拉夫代表德迪耶尔与正在香港办报的章汉夫又进行了交流,德迪耶尔还向章汉夫提出是否有办法前往中国解放区。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南斯拉夫在5日就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首批承认新中国的国家。6日,南斯拉夫代外长乌拉地米尔·波波瓦克致电周恩来外长,表示“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政府欢迎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建立及中央人民政府之组成。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政府传达南斯拉夫人民愿同中国人民建立友谊关系之愿望,并深信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代表中国人民之意志,已决定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

由于铁托在战后主张独立自主、不结盟的外交政策与灵活改革、工人自治的国内政策,同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发生了冲突,导致1948年苏联将南斯拉夫开除出与工人党情报局。苏联和东欧国家对南斯拉夫进行经济封锁。从此,南斯拉夫与苏联和东欧国家断绝了外交关系。当时中国正处于解放战争的关键时期,需要社会主义阵营的支持,因为这个原因,以致新中国成立后,与南斯拉夫的建交的意愿也被暂时搁置。

曾主持对南斯拉夫进行批判的斯大林于1953年逝世,苏南关系由此开始解冻,中南关系的最大障碍也渐渐消融。同年,南驻匈牙利、印度、保加利亚使馆多次试图就中南关系进行接触。1954年10月1日,在中国驻罗马尼亚使馆国庆招待会上,南代办曾同王幼平大使进行诚恳长谈,驻罗使馆第一个向国内报告,建议与南建交。13日,南驻苏联大使拜会中国驻苏大使张闻天时再提出,希望两国之间尽快建立正式外交关系,并强调说这是南国政府的意见。

1954年12月14日,周恩来外长致电南斯拉夫外长,“基于贵我两国具有建立和增进双方友好关系和维护世界和平和安全的共同愿望,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欢迎同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并互派大使。”

1955年1月2日,南外交秘书长复电确认,中南两国正式建交。中南双方的首任大使伍修权(时任外交部副部长)、波波维奇(曾任驻苏、驻美大使,时任南议会对外政策委员会主席)分别于1955年5月、6月到任。1956年9月,在接见来访的南斯拉夫者联盟代表团时谈到,中南关系中“苏联朋友不愿意我们和你们建交”的障碍已经去除,并支持南斯拉夫“反对大国主义”的立场。

由于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两国对国际共运、社会主义建设路线的分歧,中南关系在这一时期出现了一些波折。但建交后的关系基础已经打下,两国独立自主的外交路线在本质上也是一致的。

1968年,苏联侵入捷克斯洛伐克后,中国对苏联扩张主义的担忧日益增强。10月1日,在接见阿尔巴尼亚国防部长巴卢库时称,南斯拉夫成了我们的间接同盟军。1969年5月24日,中国政府发布声明谴责苏联——“苏联政府把英雄的阿尔巴尼亚看成眼中钉。苏联政府威胁罗马尼亚和南斯拉夫”,将南斯拉夫视为对抗苏联扩张主义的同盟军。

中国的战略调整促进了中南双方的关系进展。1969年,中南双方恢复互派大使,并开始频繁互访。1975年,在会见南联邦总理比耶迪奇时,称赞奉行不结盟精神的铁托“不怕苏联压迫”。1977年,铁托总统访华,进行了中南关系中领导人级别的第一次访问。1980年,铁托总统逝世,时任中共中央主席的前往南斯拉夫参加了葬礼。《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剧照

中南两国间的友谊形成不仅体现在官方往来中,也体现在民间交流。随着两国关系进入蜜月期,文化交流日渐升温。

20世纪70年代,由哈·克尔瓦瓦茨导演的战争片《桥》《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相继来到中国,风靡一时。惊险复杂的剧情、抗击德国法西斯的豪情、独特的幽默穿插其中,使无数中国观众为之感动。两部电影的主角巴塔·日沃伊诺维奇凭借“瓦尔特”和“老虎”角色的智勇形象深入人心。

精巧曲折的情节、丰富的人物特色使中国观众眼前一亮。“谁活着,谁就看得见”“空气在颤抖,仿佛天空在燃烧”等台词与《桥》中的《啊,朋友再见》等插曲成为了一代中国观众的记忆。南斯拉夫的历史和南斯拉夫人民抗击法西斯的革命浪漫主义精神,也深深打动了中国观众,形成了中南民间友谊的基础。前南斯拉夫防核地堡

20世纪80年代末,随着铁托去世和苏东巨变的浪潮,民族主义思潮在东欧兴起。导致了多民族构成的南斯拉夫解体和原各加盟国间及其内部的战争。90年代初,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马其顿和波黑4个共和国纷纷宣布独立,1992年4月,塞尔维亚和黑山两个共和国宣布联合组成“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

在科索沃战争中,以美国为首的北约介入并轰炸南联盟。1999年5月8日凌晨,北约对我国驻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大使馆的轰炸,三名中国记者不幸当场罹难,20人不同程度受伤。

历史映照今天,也面向未来。2003年2月,南联盟再次易名为“塞尔维亚和黑山”,以“南斯拉夫”为名的国家就此封存在历史长河中,但人们仍习惯将塞黑视为前南斯拉夫的延续。而随着原“塞尔维亚和黑山”的黑山共和国于2006年6月宣布独立,“南斯拉夫”线月,在中国全力抗击新冠疫情关键时期,塞尔维亚总统亚历山大·武契奇向中国表达最真诚的问候尽管世界风云变幻,两地人民的友谊依旧“铁杆”。正如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所说,“我们想告诉中国人民,我们与你们同在。作为一个小国家,我们能做的,就是随时做好准备,提供帮助。”在中国正处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艰难时刻,武契奇这番真挚的话语深深地打动着中国人民。

[3]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 外交文选 英文[M]. 北京:外文出版社, 1998.01.

[5]马保奉. 新中国建交内情(四)[N].人民日报,2014.09.13.

[6]微信公众号“央视中文国际”. 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我为什么如此爱中国[DB/O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