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国家近来又开始在移民政策上做文章,对香港事务指手画脚。先是加拿大宣布为在当地专上院校毕业和工作的港人,提供新入籍途径;随后英国房屋社区及地方政府事务部亦建议地方政府容许BNO持有者申请社会房屋。

或许有人光看到这些移民政策,便想着自己会在当地受欢迎。但站在政府以外的角度,欧美国家的一般民众究竟如何看待港人移民这个议题,却甚少有人提及以至具体分析。惟近日德国联邦议会网站的一份会议文件,似乎得以让人一窥端倪。

该文件显示,德国右翼政党“另类选择党”在一个月前的会议上,质疑德国政府及部分政党包庇香港罪犯,斥这些人透过各种非法途径来到德国逃避法律制裁,并试图向德国“输出暴力”,令德国沦为政治意识形态角力的战场。文件又点名批评乱港组织“避风驿”向欧洲国家施压推动港人移民,在香港以外的地方延续他们的“抗争”。

2018年,获德国“庇护”的“港独”组织“本土民主前线”招集人黄台仰与创党成员李东昇,急不及待跳出来说“另类选择党”只是贯彻其反移民政策,并强调德国大部分民众都支持香港人,而德国政府已作出回应。另一名潜逃德国的乱港组织“键盘战线”发言人邝颂晴亦指,“另类选择党”污名化“受害者”,利用香港移民煽动仇外情绪,又声称海外港人可为当地社会作出贡献云云。

“另类选择党”在德国乃著名的极右翼政党,反移民、反欧盟是其主打政纲,加上今年适逢议会选举,移民港人正好成为其向政府发难的切入口。但在极端的排外背后,其针对香港逃犯的质疑难道真的完全没有道理吗?

比如黄台仰与李东昇,两人以“政治难民”身份自居,但落得如斯下场的原因,是因为二人在2016年挑动“旺角暴乱”,引起大规模,其间更不乏以砖头等武器攻击警员,两人随后被控暴动罪,却弃保潜逃,最后声称自己遭到“政治迫害”,“本土民主前线”亦一直宣称“以武制暴”是“正确抗争策略”。

试问,如今德国收容两名暴徒,有谁能保证他朝德国出现同类情况,他们不会发动德国版的“旺角暴乱”?“另类选择党”在邝颂晴等人回应后指出,问题的症结不在于“当下有没有影响”,而是日后香港的“政治难民”不断增加,会否如其他移民般,成为危害社会稳定的重大风险。而且“避风驿”等组织还不断鼓励西方国家接受港人移民,这就令政府愈来愈难控制风险指数。该党又批评邝颂晴这类人很可能是投机分子,只想在一个安全、不受“政治迫害”、有良好金融係统的避风港中,继续进行“抗争”,而德国政府只把香港暴徒视作政治筹码。

可以说,“另类选择党”其实代不少人问出了一个值得关心的问题,但黄台仰等人显然无法正面回答,遂只能以“大部分德国民众支持香港人”来开脱,但实情又是否如此呢?

根据资料,“另类选择党”于2013年成立,于当年的议会选举中,没有赢得任何议席,但短短四年后,其支持率却急速飙升,取得94个席位,一跃成为德国第三大政党。现时各州皆有其议员,连在欧洲议会内也占有十分一议席,而且所得选票更较上届呈倍数增长。这种趋势本身就显示了德国人政治取态的转变,若长此下去,“另类选择党”有朝一日可能成为雄踞一方的政治力量,届时黄台仰还有多少底气说得出,德国大部分民众支持香港移民?

而所谓“德国政府已作出回应”,实际却是“联邦政府对此没有自己的见解”这种暧昧透顶的回应,完全没有承诺会一直支持移民港人。连加拿大移民部门驻港官员日前亦向加拿大政府提交报告,警告不要假设所有被控与示威相关罪名的港人都是无辜。

邝颂晴说“另类选择党”污名化港人,利用香港移民煽动仇外情绪。但回过头来想,这些不正是近年在香港上演的戏码吗?反对派、揽炒派污名化中央、污名化特区政府、污名化内地游客、污名化修订《逃犯条例》,煽动港人的排斥内地情绪,“修例风波”也因而发生。新移民不也对香港有诸多贡献吗?但终究是他们的攻击目标。结果如今邝颂晴等人也在德国面对同类情况,不同的是,往昔的加害者,现在反过头来变成受害者,不能不谓讽刺。

自2016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英国通过脱欧投票,西方世界右翼抬头,进入民粹主义时代,香港出现的“本土派”、“港独派”组织正是西方民粹的间接产物。但问题是,当这些人真真正正去到自己景仰已久的西方世界时,才惊觉自己也不为西方民粹所容,可以说是咎由自取。从另一方面也可见,西方国家满嘴仁义道德,但所谓支持香港,说到底只是支持“在香港抗争”,但他们绝不会容许“抗争”跑到来自己国内。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eilongjiangwl.cn/,欧洲预选塞浦路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